瑶镜开云

混邪乐子高三狗,

[12]迷情剂

  summary:

  和往常一样,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hpau

  年龄变动,四鸟一屋。

  妈鸭我写了4k多!!!

  

  杰森一直知道迪克很受欢迎,每次情人节都能收到很多礼物。

  

  又是一年情人节,提姆和达米安都不在,迪克坐在他们寝室的地上漫不经心地拆开一盒巧克力,拿出一颗尝了尝。

  “这次又是哪个小姑娘送的?”杰森随意地躺在一旁的沙发上看莎翁的诗集,问了一句。

  “不知道呀杰伊,我都不记得。”迪克笑嘻嘻地爬起来,在旁边挤着杰森坐下,把自己团吧团吧窝在那。又往嘴里塞了一颗,拿出另一颗递给杰森:“尝尝吗杰?挺好吃的哎。”

  杰森看他一眼,给面子地就他的手咬了一口:“唔,味道有点怪。”

  得到评价,迪克把剩下的半颗扔进嘴里,仔细品了品:“挺正常的呀。”

  白了他一眼,杰森嫌弃道:“就你那连麦片都觉得好吃的味蕾,尝不出来也难怪。”

  迪克假装生气地抢过他手里的书,大叫是他不懂麦片,被杰森瞪了一眼,威胁他再不还他书以后就永远也别想吃他做的甜品。

  “好吧好吧你赢了,甜品才是世界第一。”迪克识趣地递还给他,把脑袋搭在他肩膀上笑着恭维。

  杰森满意地点点头接受,合上书,起身准备吃晚饭。迪克连忙勾住他的肩膀跟着出了门。

  

  学校礼堂还是那么好看,穹顶上的星空璀璨无比。迪克和杰森习惯性地把正在尝试用汤匙鲨了养兄的达米安拎到一边,入了座。达米安遗传自母亲的晚来的生长期和他的跳级让他到了三年级还是小孩的模样,然而作为韦恩和奥古的唯一继承人,巫师界未来的王者,达米安真的能拿着汤勺,以不到一米五的身高,带出仿佛全副武装的骑士舞剑的气势。

  坐在杰森旁边同样跳级上来的提米可怜兮兮地抱着他二哥的胳膊,告状说达米安欺负他。

  “明明是你先往我的糖浆馅饼里加辣椒——该死的德雷克!!!”达米安不可置信地大叫,抓起旁边的餐叉要冲上去,被迪克一把抱住。

  “好了好了乖小D,提米一定是有原因的对不对?”迪克尝试着安抚他——天哪他们每天都在为了不同的事情打架,把两只蟋蟀放在一起都不会比他们打的多!

  “那是因为你前天在我的咖啡里放浓缩黄连汁!我到现在舌头都没有知觉!!!”提姆躲在杰森身后探出小脑袋控诉。

  

  达米安根本不想听,趴在他大哥的肩膀上努力露出头张牙舞爪地威胁他。

  旁边路过的卡珊露出一个笑,就好像她看到的不是正试图鲨了对方的养兄弟,而是两只正在胡闹的小猫猫——但这也不能怪她,毕竟作为一个看起来柔弱内向的亚裔小女孩,她甚至能徒手干掉一头棕熊。

  

  迪克费了好大的劲把达米安哄回自己的椅子上,开始吃晚餐。

  今天有南瓜馅饼和水果派——他最喜欢蓝莓派——不知道小精灵们有没有准备哦。

  迪克张望了一下,看到了草莓苹果蔓越莓派,就是没有蓝莓派,于是他有点失望的缩回去叹了口气,顺手给杰森叉了一块南瓜馅饼。

  “怎么了迪基鸟?”杰森感觉到他情绪不太对,贴近一点问了一句。

  迪克顺杆就爬,委委屈屈地小声嘀咕:“没有蓝莓派!!为什么小精灵们不做蓝莓派呢我想要蓝莓派!”

  杰森不禁失笑,任由他赖在肩膀上哼哼唧唧,一手腾出来拍拍他脑袋笑着说:“好吧蓝鸟,周末我给你做怎么样?”

  欢呼一声,迪克在他侧脸上吧唧一口,高兴地拿起叉子继续吃饭,还不忘再给杰森一堆赞美——变脸之快就好像刚才饱和度都低了的不是他一样。

  

  故意的啊迪基鸟。

  杰森微红着脸摇摇头,接着吃自己的馅饼。

  

  可能是闹了好久也饿了,达米安和提姆安安静静地吃完了晚餐没搞一点事。

  回到寝室,迪克打了个哈欠。

  提姆却皱着眉头拿起地上还剩两颗的那盒巧克力,小心地掰开一块闻了闻。

  “迪克!大红!这巧克力你们有人吃了吗?”提姆一边开口问他俩,一边把掰开的巧克力递给达米安让他检查一下。

  魔药是奥古家族的传统产业之一,所以达米安是他们之中魔药学最好的兄弟——他的魔药论文甚至每次都能在蛇院出了名偏心又严厉的院长手里拿到最高分。

  “是谜—晴剂,蠢货德雷克。”达米安接过巧克力,谨慎地捏下一小点仔细看了看,又递回给他的兄弟,还不忘带句嘲讽。

  提姆熟练无视了嘲讽,转头盯着他的两个哥哥,把巧克力用袋子封起来。

  “呃——我们都吃啦。杰吃了一块吧,我吃了两块。”迪克告诉他。

  “你们需要检查,就现在。”小侦探直起身对他强调。

  迪克却摇摇头拒绝他的弟弟:“可是她的谜—晴剂好像失效了啊,我和杰都吃了也没有什么不对。”

  “而且我现在真的很累,明天一早我就去好吗提米?”迪克又打了个哈欠——他今天参加了俱乐部活动,累得要死。

  提姆怀疑地盯了他一会,确实没发现什么不对,败下阵来不再坚持。

  

  “我先去收拾啦小小杰!”迪克跟杰森打了声招呼,飘进盥洗室。不一会传来迪克哼歌的声音,伴着哗哗的水声。

  

  而杰森正倚在床头懒洋洋地看着书——圣诞节的时候老头子送他的莎翁诗集——一边稍稍扬声嘲笑迪克唱歌难听。

  

  他们一直在一起——迪克比杰森早一点被韦恩收养,杰森刚到韦恩家时他们关系不太和谐。为了建立和睦的兄弟关系,阿福把他们安排在一个房间里。后来他们关系慢慢改善,也就习惯在一起入眠。

  

  水声停下,迪克拿毛巾揉着半干的头发走出来,不满地抱怨:“嘿你不能这么说我!”

  杰森挑了挑眉:“这是事实不是吗?小—知—更—鸟——?”

  迪克磨了磨牙,把毛巾扔回盥洗室,朝着杰森扑过去。

  “接受制裁吧小鸟!”迪克把杰森压倒,一把拿开他的书开始挠他痒痒。

  杰森乐得疯狂抖动,一边伸手想挡住迪克的动作一边服软。

  “哈哈哈哈哈哈迪克!迪克!我错了我错了你唱歌最好听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迪克骑着他把他两只手都压住,止住他的动作,眯着眼睛慢慢靠近。杰森动弹不得,只能侧过脸掩饰脸上的红晕。

  “下次再笑话我——我就会把你挠哭!”迪克凑近他的耳朵特意压低了声音威胁他,顺便吹了口气,满意地看着他脸上的红晕一下子从耳后蔓延到脖颈。

  

  还没拉上床幔的提姆看着两个哥哥嬉闹,感叹了一句他们的幼稚,趴回去继续写论文。

  他俩怎么总这样,幼稚幼稚真幼稚。

  

  杰森动作一向很快,不一会就收拾完了准备睡觉。迪克已经睡着了,怀里抱着杰森的枕头,脸上还盖着他的诗集。

  杰森拿开诗集,轻轻重复了一遍他看到的地方。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似有所觉,黑头发的男孩半睁开眼睛,扯开枕头,拽着杰森让他倒进自己怀里,箍住他的腰。

  杰森动了动——前些天让迪克这么抱着睡迪克第二天起来胳膊就没知觉了,他可不想因为自己让迪克截  肢——虽然他因为小时候流浪营养不良,一直比较瘦弱,但他好歹也是个大男孩了,怎么样抱他一晚上都不会舒服的。

  迪克不满地收紧胳膊,表示他不想松手。

  

  好吧好吧你赢了——但是明天可别再找我揉胳膊。

  杰森一边想着,一边迷迷糊糊睡着。

  

  清晨,窗外传来猫头鹰的叫声。达米安已经起了床,站在迪克和杰森的床边脸色不善。

  提姆顶着一脑袋炸起来的毛跳下床,跑过来想叫醒他们,又被达米安踹回去穿鞋。

  “起床了格雷森陶德!!!!”达米安深吸一口气,用几乎整座塔楼都能听见的声音大喊。把正在自己床边穿鞋的提米吓了一跳,差点把鞋甩飞。被叫的迪克倒是不为所动,径自睡得欢实。

  提姆终于穿好鞋跃过来,把达米安推到一边。

  “啧啧啧,这都做不好啊蝙蝠崽子,还得看我的。”

  达米安不爽地给他来了一拳,被提姆灵活地一缩头躲过去,只能站在旁边看着他,反复摩挲手里的刀。

  “起床,我们需要谈谈。”

  提姆打开录音笔,他们父亲的声音传出来。刚才还什么都听不见的迪克瞬间一个激灵跳起来,眼睛都没睁开,全身的肌肉却已经绷紧了。本来睡得舒舒服服的杰森同样吓了一跳睁开眼,脸黑得像有人瞒着他烧光了他所有的书。

  “提米!!!”迪克低声吼着。提姆在他因为起床气发火之前迅速钻到杰森怀里蹭了蹭,抬起头用天真无辜的眼神看着他。

  “你答应我今天早上去医疗翼检查的大红。”

  杰森下意识接住他的弟弟环抱住他,听到他的话点了点头,根本没意识到他昨天其实啥也没说。

  一边的迪克用被背叛的伤心眼神盯着杰,仿佛在看一个大渣男。杰森被盯得忍不住笑起来,抱着他的弟弟倒回到大哥怀里。

  怀里的人终于回来了,迪克舒适地叹口气,收紧了胳膊。

  

  还在床边站着的达米安瞅着抱成一团的三个兄弟,仿佛在瞅三个傻子。

  提姆噗嗤一乐,难得语气柔和不带嘲讽地叫他:“小少爷?您不想体验一下吗?”

  “Tt.”达米安哼了一声,转过身背对着他们坐在床边,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不屑。提姆看他这样笑得更开心了,从杰森怀里爬出来,一下抱住达米安的腰把他扯到自己怀里,自己又重新倒进杰森怀里。

  达米安挣扎了两下没挣开,反倒惹得迪克也笑起来,声音充满愉悦。

  哦——看他可爱的小弟弟!迪克带着弟弟们滚成一团。

  

  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小鸟终于玩够了。达米安率先回过神,揪着提姆的领子:“德雷克!你至少应该记得我们还要去医疗翼!!”

  几只小鸟心不甘情不愿地起身,分别收拾好仪表出了门。

  

  医疗翼。

  Zatanna挥着魔杖,一边给杰森和迪克做检查,一边问提姆他们有没有什么异常。

  小侦探认认真真思考了一下——他两个哥哥还是像以前那样黏在一起,互相喂零食,晚上一起睡觉。

  “和往常一样,Zat。”小侦探得出结论。

  Zatanna动作停下来,饶有兴趣地看着两个男孩。直到杰森被盯得发毛,往迪克身后缩了缩,她才回过神。

  拿出两瓶解药递给他们,看着他们喝下去之后,Zatanna对提姆解释:“他们摄入的是谜—晴剂,按理来说,中招的人会疯狂的爱上喝下魔药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不过他们现在很正常——”

  迪克在一边插嘴:“哦哦,怪不得她们都想让我当场吃下去。”

  达米安善意提醒:“格雷森,你们还有魔药课。”

  “!!!”

  迪克想起魔药教授堪比蝙蝠侠的黑脸,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急忙和Zat告了别,拉着一脸无奈的杰森冲了出去。

  

  提姆看着他的两个傻哥哥的背影,皱起眉头。

  “虽然他们看上去和往常一样……但是真的没有问题吗Zat?”

  女巫笑着摇了摇头,回答道:“或者,你有没有想过,小侦探,和往常一样——才是最大的问题?”

  小侦探若有所思。

  

  

  【别屏了求你了我要疯了】

  

  

  

评论(13)

热度(137)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